朝日巡游記

头像by死目
过激洁癖,言语不当,速速离开

【雷安】Just raining

[安迷修生贺24H] 10:00

题目:祝安迷修皮鼓越来越大、买蛋糕、偷看对方睡颜

上一棒:@薯条呐🍟 

下一棒:@八千狸子 

@雷安活动主页君 




食用说明:

1.无剧情、无文笔、无文风、角色严重OOC

2.写得很乱,快跑!!!!!!!!!别看!!!!!!!!




01

当琼斯夫人来敲门时,安迷修正准备出门,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明媚晴空万里,他打算拿上他的相机去郊外拍一拍那里成片的野花。不过琼斯夫人的到来似乎打乱了他的计划,他看见她歉意地笑了笑,涂上了艳丽红的嘴唇一张一闭地说着话。

“很抱歉,安,在你休假的时候还来打扰你。我这周必须得去一趟图卢兹,但是我放心不下玛利亚。保姆最近因为家里的事情请了半个月的假,玛利亚又无法适应陌生人,你知道的,她一直这样。”琼斯夫人说完轻轻叹了一口气,她眼底下还有一片乌黑,看来这几天因为出差的事情没怎么休息好,“你是她的中文家教,她可以接受你,只是不知道你这几天有没有时间帮我照顾她一下,请放心,我会付你双倍报酬。”

看来他的野花要等到下周才能拍了,安迷修这样想。

“当然,感谢您能信任我。”

随着这一句话落下,安迷修假期的另一个兼职生活也就此开始。



02

“玛利亚,午餐你想吃什么呢?”

这是宣告安迷修与玛利亚相处整整一周的开始讯号,他们刚刚送完琼斯夫人去机场,眼下正走在回去的路上。面对络绎不绝地人流,玛利亚表现得十分紧张,她紧紧拉住安迷修的手,脑袋低着只看自己的鞋子。

关于玛利亚的遭遇,安迷修早在应聘家庭教师时就已经听琼斯夫人说过一遍——琼斯夫人年轻时遇人不淑,在玛利亚父亲的哄骗下结了婚,而婚后这个男人也暴露出了他自己的本性,他是个不折不扣的酒蒙子,成日饮酒作乐。因为这个原因,导致他们的家庭并不美满,而玛利亚也深受其害,形成了现在孤僻敏感的性格。

“我们可以去买法棍吗?”玛利亚低头小声地说。

“当然。”

于是他们去了一家相对来说人比较少的面包店,里面充满了香甜的面包气息让人不禁心情愉悦逐渐放松下来,安迷修注意到玛利亚微微松开的手,于是一个想法在他的心中暗暗发芽。玛利亚一直盯着橱窗里的蛋糕,但是却没有说话,因为穿着围裙的服务员站在那里笑眯眯地望着他们。

“你想要那个蛋糕吗?”安迷修蹲下来轻声地问。

玛利亚犹豫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我们回家做一个好吗?现在先买法棍。”

当安迷修领着玛利亚走出面包店时,他的手又再一次被玛利亚抓紧,直到回到家里她才松开。

“你现在想学习吗?”

“我不是很想。”

“没关系,那我们今天不学中文,来一起学习制作蛋糕怎么样?”

于是玛利亚的眼睛亮了起来,这幅兴奋的模样倒是让安迷修回想起自己在国内时,邻家的那对双胞胎姐弟。烹饪一直都是他的一个爱好,现在如果能够让玛利亚更加放松他倒是求之不得。

“好的,那么现在玛利亚能帮我从柜子里把牛奶拿出来吗?”安迷修将买来的材料一一放在桌子上摊开,他看着玛利亚搬着自己的凳子走进厨房,自己也跟了上去,一是为了看紧这个姑娘不让她受伤,二是他需要用到放在橱柜里的奶油和打蛋器。

“我们来做巧克力熔岩蛋糕怎么样?玛利亚喜欢巧克力吗?”

“喜欢。”

安迷修笑着点了点头,“可以帮我把那边的巧克力拿过来吗?”

玛利亚跑到桌子对面将巧克力递给安迷修。

做巧克力熔岩蛋糕需要先将巧克力切碎后隔热水融化,为了让玛利亚能看得更为清楚,安迷修给她拿来一张矮脚凳让她站在上面同时也给她系上了围裙,以防止弄脏衣服。装着巧克力碎的碗放进热水后安迷修只搅拌了两下,之后的操作都由玛利亚来完成,他抓着玛利亚的手带着她顺时针搅拌,紫色的硅胶刮刀上沾染上了棕色的巧克力。

“看,这样就算完成了第一步。那么玛利亚,知道为什么刚才要让你拿牛奶吗?”安迷修拿出来两只新的碗与一个杯子。

“因为做蛋糕需要牛奶。”

“是的,不仅做蛋糕需要牛奶,玛利亚也需要喝牛奶。”说着,他倒了一杯牛奶递给玛利亚,“你在面包店里闻到的好闻的味道也有牛奶的功劳。”

“好吧,安说的总是对的。”

安迷修打了一颗鸡蛋将蛋白蛋黄分离装进了不同的碗里,玛利亚喝完牛奶后嘴唇周围泛起一圈白圈,她在这件事情上并不需要让安迷修来操心,自己拿了手帕擦干净后又将剩下的牛奶递给安迷修。

“谢谢你,玛利亚,你真棒。”安迷修倒入最后的牛奶后便带着玛利亚转移阵地去到厨房,他打开燃气灶开了小火,打蛋器依然是顺时针搅拌,出于安全考虑,安迷修这次没有让玛利亚来操作。直至液体浓稠,他切了50克黄油又放进去继续搅拌。

一切准备就绪,安迷修拿过筛网将这一摊被玛利亚戏称为“像泥巴一样的液体”放上去做了过筛,过筛后便倒入了巧克力液混合在一起,而最后倒入的奶油是安迷修提前温好的,为了让口感更佳,安迷修还用了搅拌器打了几下。在灯光照耀下,这碗巧克力酱泛着光,厨房里也遍布香甜的气息。蛋糕胚不需要亲自来做,琼斯夫人告诉他冰箱里其实还有昨天晚上她做的巧克力蛋糕,只需要将蛋糕切成自己想要的模样即可。

“你喜欢什么形状呢?”安迷修拿出模具问玛利亚:“方形?还是圆形?”

“圆形!妈妈做的蛋糕都是圆形的。”玛利亚指了方形的模具:“但是我今天想要方形的。”

“好的,那我们来切蛋糕吧。”安迷修拿出长刀顺着模具将蛋糕胚切成方形的,他经常会在自己的小公寓里做一些简单的纸杯蛋糕或者曲奇饼。

切好的蛋糕胚被放在铺了油纸的模具里,蛋糕胚之上放了一层坚果又淋上一层巧克力糊。在放入冰箱冷藏之前还需要震一下模具以去气泡保持蛋糕良好的口感。制作巧克力熔岩蛋糕的最后一步是放入冰箱冷藏三小时,在这期间安迷修为玛利亚做了一份意大利面,等她吃饱再睡个午觉之后就能吃了。

安迷修哄着玛利亚在吃完面后又喝了一杯牛奶,等到午睡时间他也终于有空能稍微休息一下,那么趁这个时间他还是可以在院子里随便拍一些照片的。但总是天不遂人愿,此时外面下起了暴雨,外景是再次拍不了了,这下院子也出不去。

琼斯夫人酷爱日本风,房子的装修也做得很日式,他光脚踩在木质地板上站在落地窗前静静看雨,雨水打在玻璃上啪啪作响,倒是让他想起曾经的高中生活。

那天一样是5月的13号,姑且也算半个雨天。



03

南方的天气变化无常,明明现在还是五月,温度却已经飙升到了30°。迎面吹来的风都是滚烫的,安迷修拿着夹板头顶着烈日,站在这里整整半个多小时,白衬衣的袖口上别着“风纪委员”这四个大字的红色袖徽。

“哟,这不是安迷修学长吗?这么一大早就在这里等着我啊?看来你对我还真是用情至深啊,真是让人感动。”

雷狮是以一副吊儿郎当的姿态出现在安迷修面前的,嘴里面甚至叼着昨天晚上从安迷修手里抢来的棒棒糖。

雷狮和安迷修是死对头这件事情整个学校尽人皆知,这两个人打小就互相不对付。当然安迷修一开始还是很想和这位邻居家的弟弟搞好关系的,奈何雷狮偏偏就是不想跟安迷修这人做朋友,像是故意要和他作对的那样。两个人互相打了好几年,直到上个月他们才结束了敌对的关系——成为了不为人知的一对情侣。说到底安迷修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喜欢上雷狮的,好像这家伙除了长得好看、身材好、长得高以外貌似也没有什么优点了,但是雷狮对于自己又有着致命的吸引力。

不可避免,无可救药。

不过虽说是情侣,其实与平常的相处模式没什么两样,只不过雷狮的耍贱多了一点暧昧的情愫。

“听说你今天生日,这可是个重要的日子,对吧?”雷狮的身后没像平常那样——跟了一群小弟,反倒是只有他一个人,“那这样吧,我总该给寿星一点祝福。”他把含在嘴里的棒棒糖拿出来塞进安迷修手里还抢了他的夹板挡住两人的脸庞,他们贴得很近,安迷修想往后退一步,他倒是不想雷狮突然在校门口对自己做点什么或者和雷狮在校门口打起来。

但雷狮今天很显然是没有打架的欲望,他把安迷修拉过来,两个人现在的距离是鼻尖对鼻尖,只要在再往前一点就会亲上的危险距离。夹板挡住了校门口的摄像头,现在的时间太早,根本没有多少人在街道上——这是与距离相反的安全环境。

在安迷修紧绷着全身的时候,雷狮凑过来,两人的唇瓣轻轻地碰到一起,只是蜻蜓点水一般,轻得让安迷修以为是不是真的没有亲上,脑袋发蒙的时候,迷迷糊糊听见雷狮说出了他给自己的祝福——

“那就祝你屁股越来越大好了。”

说完把糖又塞进安迷修嘴里,自己带走夹板大摇大摆地走了,只剩下安迷修一个人愣住在那里。

糖果是橘子味的。

安迷修后知后觉捂住自己的脸转身面对墙壁冷静了许久。

“真的是,那家伙究竟在想什么啊……”安迷修发出了思考后支离破碎的声音。



03

玛利亚再次醒来是在下午的四点,醒来时外面的雨也依旧没有停,她站在中午安迷修站过的地方,双手放在窗玻璃上静静看雨,直到安迷修从冰箱里将中午两人做的蛋糕端出来,玛利亚才跑回餐桌。

“安,现在我们做什么?”玛利亚吃完蛋糕后十分自觉地收拾好了餐具,她看了一眼窗外的雨说:“外面在下雨,我们哪儿也去不了。”

“说得也是,玛利亚要来听听关于我的故事吗?”

今天的这一场雨打开了安迷修尘封已久的记忆,来到这个国家求学也已经有两年,独自一人身在他乡,恰巧今天又是自己的生日,忍不住想要和人分享一些事情,抑或是心情。

玛利亚:“只要不是上课就可以。”

安迷修:“这当然不是上课,我只是想跟你讲一个故事。”

玛利亚:“好吧,我愿意听安的故事。”

安迷修:“嗯……让我想想该从哪里说起来好呢……”

安迷修为玛利亚切了两片面包并顺应她的要求又为她倒了一杯果汁,窗外的雨有下大的迹象,他往窗外看了一眼,心里想着那就略过意外地亲吻,从雨的开端慢慢讲起吧。



04

中午的时候天空已经阴暗下来,午休过后收到台风预警的学校已经着手让学生收拾东西各回各家。安迷修装好东西准备往校外走,路过校园外的石凳时看见了翘课在那里睡觉的雷狮,他还拿了自己的校服外套盖在头上。安迷修想不明白雷狮为什么会在这么闷热的天气里,来一个花草多的地方睡觉。

安迷修想起早上的事情,不由得脸色一红,这个人实在是大胆,当街做这种事情。小小的报复心理悄然萌芽。他看见雷狮翻了个身,校服也随着动作掉下半点露出雷狮的侧脸,雷狮睡着后不像平常那样有攻击性,安迷修盯着这张脸看了好半会儿才回过神来。

“看在他这么好看的份上就原谅他一次吧。”安迷修这么想着。

远边传来滚滚雷声,暴雨将至,安迷修伸手将雷狮叫醒。

“要挂台风了,走吧。”

被打扰午睡的雷狮十分不爽地看了一眼安迷修,豆大的水滴砸到他的脸上,接着是更多的雨水,他想也没想拉上安迷修的手就往离他们最近的蛋糕店跑。两个人前脚刚一踏入檐下,大雨后一秒就降下来,被太阳烘烤的柏油路在经过雨水的冲刷后蒸出来一股热气。

“愣着干嘛?买蛋糕去啊。”雷狮仗着身高优势敲了一下安迷修的脑袋。

安迷修:“啊?我,没带钱啊。”

雷狮:“我带了。”

安迷修:“为什么不自己做啊?买的话很贵吧?”

雷狮:“生日就应该奢侈一把啊。”

雷狮推开蛋糕店的玻璃门将安迷修拉了进去,他们挑了一款芒果慕斯,蛋糕不大,但是两个人吃绰绰有余。等到雨势渐小安迷修掏出包里的雨伞,两个人沿着连成片的屋檐慢慢走回家。



05

“为什么蛋糕只买两个人的啊?”玛利亚听完那一段故事问。

“因为,只有他一个人陪我过生日啊。”

不过也确实,那天雷狮的父母出差,安迷修的养父也带着师兄在外执勤,能陪安迷修过生日的也就只有雷狮一个人。

玛利亚沉思了一会儿,一声没吭地跑进自己卧室,几分钟过后她送了一束干花送给安迷修,说:“能陪安一起过生日的他,一定是对安来说很重要的人。安很好,教我中文教我做蛋糕,还会做曲奇饼。安,生日快乐。”

安迷修并没有预料到玛利亚的反应,自己愣了好一会儿才蹲下来接过玛利亚手里的干花,“谢谢你的礼物,玛利亚。”

雨势渐小,故事结束之后迎来的将是一顿丰盛的晚餐——这是玛利亚的提议——寿星应该拥有全天下最棒的晚餐。

琼斯夫人并没有在图卢兹待一周,她十分挂念她的女儿并在两天后回到了巴黎,还为安迷修带来了一件崭新的衬衣。

“收下它吧,安。这是送给你的生日礼物,虽然迟到了,不过我想你会喜欢的。”

安迷修听见琼斯夫人这么说。

“谢谢您。”

互相再聊了几句之后,安迷修便向琼斯夫人与玛利亚道别,现在他要带上他的相机去郊外拍一拍那里成片的野花。春夏交替之际,这片土地上开满了香根鸢尾,这是透着淡淡紫色的花海。安迷修站在草地上,手抬相机正准备拍照。

他听见电话响了,来电显示是雷狮。

电话接通后他听见对方说:“回头。”

然后他看见了站在花海里的他。



END.

——————————————

全场最烂闪亮登场!!!!!

对不起,又做了烂饭恶心到了大家,对不起(下跪)

评论(14)
热度(353)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朝日巡游記 | Powered by LOFTER